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句”的对比分析

   王健宇

   摘要: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句”都是表示假设意义的句式,二者都是先提出假设并由假设推理出相应的结果。二者在语义、语法和语用方面存在着诸多差异,具体体现在关联词的意义、句子的意义、关联词与其前后成分的关系,分句之间的位置关系、关联词和句子在特定语境下的运用等方面,而发现这些不同,探讨其产生的原因就显得非常重要。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汉语 日语 一致关系假设复句 假定条件复句 语义 语法 语用

   汉语和日语中都存在着复句,都分为联合复句(日语中称“并列复句”)和偏正复句(日语中称“主从复句”)两大类。在汉语中偏正复句分为5类,分别是:条件、假设、因果、目的、转折等;在日语中,偏正复句分为7类,分别是:条件、转折、让步、原因、目的、比况、程度等。二者尽管分类的名称不同,但所包含的意义关系都是全面的。汉语中假设复句分为一致关系和相背关系两类;日语的条件复句分假定条件、既定条件、恒定条件和无条件四类。其中,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句”都表示“如果、要是、假如”的意思,都是从假设推断出顺势的结果,但是在具体的意义、语法结构和应用上有一定差异,具有可比性。本文将从“语义、语法、语用”这个3方面,用对比的方式来分析二者的相异之处,以达到对这两种复句更透彻的理解。

   一、语义方面的对比

   “所谓语义,简单地说,就是指语音所传达的信息内容,是指用语音形式表现出来的各级语言单位所包含的意义以及在使用语言的过程中所产生的意义。”[1]这在本文对比的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句”中主要体现在关联词的意义和整个复句表达的句义两方面。

   (一)关联词意义方面的对比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句”都由一定的关联词语引导或连接。这里的“关联词意义”不单纯指关联词的概念意义,也指关联词对假设分句和结果分句的引导或指示意义。

   1.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的关联词的意义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的关联词存在合用和单用两种情况。合用的有:如果∕假如∕假使∕假若∕假设∕倘若∕倘使∕若是∕若∕要是∕万一A,就∕那么∕那∕便∕则B;单用的有:那、那么、就、便、则、的话。其中,如“如果,假如,假使,假若,假设,倘若,倘使,若是,若,要是,万一”,这些都表示假设意义,引导出假设情况;像“那、那么、就、便、则、的话”,这些都表示结果意义,引导由之前的假设推断出的结果。汉语中假设意义和结果意义可以单独出现,也可以一起出现。例如:

   (1)如今假若翠翠又同妈妈一样,老船夫的年龄,还能把小雏儿再抚育下去吗?(沈从文《边城》)

   (2)他走,我便走。

   (3)如果你们同意,我就跟他一起走。

   例(1)的关联词“假若”引出假设“翠翠又同妈妈一样”;例(2)的关联词“便”引出结果“走”;例(3)是引导假设的“如果”和引导结果的“就”的合用。

   2.日语“假定条件复句”的关联词的意义

   日语“假定条件复句”的关联词有:ば、と、たら(だら)、なら。还有很多由这些关联词语发展出来的惯用型:とすれば、としたら、とすると、といえば、となれば、となったら等等。这些关联词语都放在假定条件的后面表示假设,不表示结果。例如:

   (4)結婚披露宴のスピーチを友達に頼んだら,彼女はこころよく引き受けてくれた。(高桥吉民,李鹏《最新日语能力测试必备N1》)

   (如果拜托作为好朋友的她在结婚典礼上致辞,她一定会欣然接受。)

   (5)死ぬとすれば、20歳上の私のほうが早いはずだ。(如果要死的话,也应该是年长20岁的我先死。)

   这两句话的关联词都表示假设意义,存在于假设分句中,结果分句中没有表示结果意义的关联词语。

   (二)句义方面的对比

   这里的句义指整个句子所表达的意思。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句”在表达将来意义和过去意义、主观意义和客观意义、否定意义等方面有所不同。

   1.将来意义和过去意义的表达方式对比

   将来意义上的假定,即动作没完成的假定,称为“未了假定”;过去意义上的假定,即动作完成之后的假定,称为“完了假定”。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要表达“未了假定”和“完了假定”可以用同一个关联词,也可以用不同的关联词,即与关联词语的选择无关。例如:

   (6)如果你要读这本书,我可以借给你。

   (7)如果我读完了这本书,我可以借给你。

   例(6)的动作“借”发生在前一个假定动作“读”之前,是“未了假定”;例(7)的动作“借”发生在前一个假定动作“读”之后,是“完了假定”,两句话都用了关联词语“如果”,把“如果”都换成“假如”,或其中一句的“如果”换成“假如”都是可以的。

   日语“假定条件复句”中,要表达“未了假定”意义时对关联词没有特殊要求,根据句义选择相应的关联词即可;表达“完了假定”意义时一般要用たら(だら),因为“た型”带有“实现、完了、产生”的意义。例如:

   (8)この本を読むなら貸してあげますよ。

   (如果你要读这本书,我可以借给你。)

   (9)この本を読んだら貸してあげますよ。

   (如果我读完了这本书,我可以借给你。)

   (10)あなたが大連に来たければ、話してくれますよ。

   (假如你想来大连,就跟我说哦。)

   (11)あなたが大連に来たら、案内してあげますよ。

   (要是你来大连,我给你做导游。)

   例(8)与例(6)意思一样,是“未了假定”,用了关联词语“なら”;例(9)与例(7)意思一样,是“完了假定”,但是用了带有完成意义的关联词だら。例(10)的“说”发生在假定动作“来”之前,是“未了假定”,用了关联词语“ば”,不是例(8)的“なら”,可见日语对“未了假定”的关联词没有特殊要求;例(11)的“做导游”发生在假定动作“来”之后,是“完了假定”,也用了带有完成意义的关联词语たら。

   2.客观事实与主观意志的表达方式对比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中,无论句子要表达的是客观的现实还是主观的意志或主张,不会对关联词语的选择造成影响,都可以用,甚至可以替换。例如:

   (12)倘若不吃饭,肚子就会饿。

   (13)假若另外高处有一个上帝,这上帝且有一双手支配一切,很明显的事,十分公道的办法,是应把祖父先收回去,再来让那个年青的在新的生活上得到应分接受那幸或不幸,才合道理。(沈从文《边城》)

   例(12)表达的意思是一个客观事实,是常理,用了关联词语“倘若”;例(13)是一个主观意志上的假设,假设了有“上帝”的存在,用了关联词语“假若”,这两句话的关联词语可以互换,句子依然成立。

   在日语“假定条件复句”中,如果要表达事物之间的客观联系,表达一定的客观事理,关联词一般用“と”,“と”不可用于表达“意志、命令、希望”等意思,要表达这种意思,可以用“ば、たら、なら”。例如:

   (14)ご飯を食べないと、おなかがすきますよ。

   (倘若不吃饭,肚子就会饿。)

   (15)そばに犬でもいれば、すぐ犬のほうにかんしんはいってしまう。

   (井上 靖「幼き日のこと」)

   ( 如果身旁有一条狗, 那么马上就被狗吸引过去了。)

   例(14)与例(12)意思一样,表达的是一种客观事实,用了关联词“と”;例(15)是一种主观假设,说话人假设了如果旁边有狗会怎么样,用了关联词“ば”,但二者不能互换,因为“と”不能用于主观假设。

   如果是反事实的假设复句, 关联词就不可以用“と”,因为此时表示的不是客观事实,而是纯属虚构的条件,违背了客观现实,这时一般用“なら”。同样,汉语的反事实假设复句,关联词都可以用,甚至可以替换。例如:

   (16)如果太阳从西边出来,我就嫁给你。

   (17)日が西から昇って来たなら、君と結婚する。

   这两句话是一个意思,“太阳从西边出来”是不可能发生的,违背客观现实的,是“反事实假设复句”。例(16)的关联词“如果”可以换成“要是”或“倘若”等等;日语例(17)用了关联词“なら”,而且只能用“なら”,不可以用“と”。

   3.否定意义的表达方式对比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中,根据句义,在分句中可以出现否定词,表示否定意义的假设或否定意义的结果。例如:

   (18)若是我没叫住她,她也许就走了。

   (19)要是下雨,运动会就不参加了。

   (20)如果他不去,我就不安心。

   例( 1 8 ) 是否定意义的假设, 实际上“ 我叫住了他” ; 例( 1 9 ) 是否定意义的结果, “ 不参加” ; 例(20)是否定意义的假设和否定意义的结果,“不去”和“不安心”。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的某些关联词语也有否定的形式,如“要不是,若不是,如果不是,倘若不是”等等,这些关联词语的否定与分句的肯定或否定无关,而且其后引导的分句都是客观发生过的。例如:

   (21)若不是我叫住她,她也许就走了。

   (22)要不是他没说清楚,我也就不会误会他。

   例(21)中的“我叫住他”是肯定的,例(22)中的“他没说清楚”是否定的。可见,关联词语的否定并不制约着假设分句的肯定或否定,“我叫住他”和“他没说清楚”都是客观事实,已经发生过的。

   在日语“假定条件复句”中,否定词一定出现在分句中,关联词没有否定形式。例如:

   (23)私が呼ばなかったら、彼はもう行ってしまうかもしれません。

   (若是我没叫住他,他也许就走了。)

   (24)雨が降ったら、運動会は参加しない。

   (要是下雨,运动会就不参加了。)

   (25)彼が行かなければ、私は安心できない。

   (如果他不去,我就不安心。)

   例(23)与例(18)、(21)的意思一样,汉语有两种说法,日语只有这一种,否定存在于动词“呼ばない”;例(24)的否定存在于结果“参加しない”;例(25)否定存在于假设“行かない”和结果“安心できない”。

   二、语法方面的对比

   “语法是音义结合的各结构单位之间的组织规则的汇集”(胡晓燕,2008),分为词法和句法两大类。在本文对比的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句”中,词法主要体现在关联词与其前后成分的关系上,句法主要体现在分句之间的位置关系上,下文将从这两方面进行对比。

   (一)关联词与其前后成分的关系的对比

   由于汉语和日语的语法手段不同,所以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句”对关联词的要求不同,比如在前后词语的搭配方面、与前后成分的位置关系方面。

   1.关联词与其前后词语的搭配问题

   黄伯荣、廖序东(2007)认为,“汉语的实词较少表示语法意义的形态变化,虚词(和语序)成了表示语法意义的主要手段,显得特别重要。”所以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的关联词在使用时,自身没有形态变化,也不用考虑前后词的形态变化,关联词具有独立性,可以放在句首。

   (26)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为子君,为自己。(鲁迅《伤逝》)

   (27)倘若,你是真的想过我,就不应该不给我消息。日语是形态变化丰富的语言,“假定条件复句”的关联词又都是附属词,是没有独立性的,必须附属在独立词的后面,构成一个文节。“在不至于影响对句子的意义的理解的情况下,尽可能地把句子划分成最小的段落,这种段落就叫作‘文节’”(皮细庚,2010)。所以日语“假定条件复句”关联词的使用与其前面的词的活用变化关系很大,这就涉及到了“接续”问题。像“たら”(だら)要接在动词的连用形后,“ば”要接在动词的“ば型”后,“なら、と”要接在动词终止型后。例如:

   (28)分からないところがあったら、彼に聞いてください。(ある连用形+たら)

   (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请问他。)

   (29)この技術を使えば、これまで燃料問題が一挙に解決するだろう。

   (高桥吉民,李鹏《最新日语能力测试必备N 1》)

   (使う的ば型)

   (如果使用这个技术,一直以来的燃料问题就可以一下子解决了。)

   (30)大学に行くなら、何を勉強したいと思いますか。(行く的终止型+なら)

   (要是上大学的话,想学什么?)

   (31)それを中国語に訳すと、どう言いますか。

   (訳す的终止型+と)

   (如果把它翻译成汉语,应该怎么说?)

   2.关联词与其前后成分的位置关系对比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的关联词可以放在分句的主语前或主语后,像“如果、假如、假设、假若、倘若、若是、要是、万一”放在假设分句的主语前、后都可以,只不过放在假设主语前时表示的是对一个完整事件的假设,放在假设主语后时表示的是对动作的假设,这时暗指结果分句的主语与假设分句的主语相同;“那么、那”和“就、便”由于词性不同,分别放在结果分句的主语前和主语后。但无论放在分句主语的前后,一定是在分句的动词前(助词“的话”除外),即“关联词+S+V,结果分句”“S+关联词+V,结果分句”“假设分句,关联词+S+V”“假设分句,S+关联词+V”。例如:

   (32)如果我的家不是那样逼我,我也许不会那么轻率地爱上了林省民;如果林省民不是那么欺凌着我,我也无由接受你的抚慰。(梅娘《鱼》)

   (33)人若过溪越小山走去,则只一里路就到了茶峒城边。(沈从文《边城》)

   (34)如果没有异议,那么我们就这么办了。

   (35)你往西走,我便往东走。

   日语“假定条件复句”的关联词必须放在假设分句的主语和动词后,即“S+V+关联词,后一分句”。例如:

   (36)もしこの研究に成功すれば、燃料改善に大きく貢献するであろう。

   ( 如果这项研究成功, 会对燃料改善做出巨大贡献。)

   (37)東京タワーに登ったら、全市の建物が眺められた。

   (登上东京塔,全市的建筑物都可以看到。)

   (二)分句间的位置关系对比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的假设分句和结果分句的位置可以互换,二者之间的“假设—结果”关系不变。例如:

   (38)如果你认为有必要的话,我马上去办。

   (39)你一定能听到石油掀起的波浪声,假如你把耳朵贴到油管子上。

   例(3 8)可以变成“我马上去办,如果你认为有必要的话”,此时强调后一个分句。例(39)可以变成“假如你把耳朵贴到油管子上,你一定能听到石油掀起的波浪声”。

   日语“假定条件复句”的分句位置不可以互换。例如:(40)もしあなたは必要があると考えれば、私はすぐ処理する。

   (如果你认为有必要的话,我马上去办。)

   (41)耳が油を付く管にびったりくっつくと、石油の波浪の声を聞こえます。

   (你一定能听到石油掀起的波浪声,假如你把耳朵贴到油管子上。)

   这两句话不能变成“私はすぐ処理する、もしあなたは必要があると考えれば”和“石油の波浪の声を聞こえます、耳が油を付く管にびったりくっつくと”。因为日语“假定条件复句”的关联词属于接续助词,起到承前接后的作用,强调顺势,关联词的前面是条件后面是结果,前后必须都有内容。

   三、语用方面的对比

   语用指语言的运用,是交际双方在一定的语境中进行话语表达和话语理解等的活动。这在本文对比的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句”中主要体现在“特定语境下的关联词的运用”和“句子的运用”两方面。

   (一)关联词运用情况的对比

   根据特定的语境不同,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的关联词存在着连用、省略等语用问题,下文将从这两方面与日语“假定条件复句”的关联词的运用进行对比。

   1.关联词的连用情况对比

   a.关联词与关联词连用的情况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的关联词可以相互连用,连用形式主要有:“如果+要是,要是+如果,如果+万一,设若+要是,假设+如果,假如+要,万一+要是,要是+万一,要+万一”(谢晓明,2008)等等,通常会起到加强语气的作用,出现在强调某一假设的语境中。例如:

   (42)设若骆驼们要是象骡马那样不老实,也许倒能叫他打起精神去注意它们,而骆驼偏偏是这么驯顺,驯顺得使他不耐烦。(老舍《骆驼祥子》)

   (43)假设如果把企业这个组织比成是一个人的话,有一只蚊子叮了你,这就是竞争对手。

   日语“假定条件复句”的关联词“と、なら、たら、ば”则不能连用,只能根据语义和语境选择一个用。

   b.关联词与其他词连用的情况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的关联词“如果,要是,假如,假使,假若,假设,倘若,倘使,若是,万一”可以和助词“的话”连用,通常起到缓和语气的作用,出现在日常生活的对话中。例如:

   (44)若是你不爱我的话,则希望你的答复能使我满意。(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45)倘若把倒霉的事也看做是命运中的一部分的话,那便可以说命运伸出的一个巴掌很容易就让一个人改变自己正常的生活行程。(方方《定数》)

   日语“假定条件复句”中不存在像“的话”这样能够放在假设分句的结尾,与每个关联词语都可搭配的词,但是大多可以在句首加入副词“もし”。例如:

   (46)もしあなたは必要があると考えれば、私はすぐ処理する。

   (如果你认为有必要,我马上去办。)

   (47)もしお暇なら、一緒にいきませんか。

   (如果没事儿的话,一起去吧!)

   2.关联词的省略情况对比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有时候从句子表达的意思上可以直接体会出分句与分句之间的关系,因此就省略了关联词语。这种靠‘意合法’来体会分句与分句之间的关系,只出现在汉语中。”(秦礼君,2006:206)因为有一定的语境限制,说话人和听话人都知道要表达的意思,关联词就可以省略。例如:

   (48)你们真爱吃,赶明儿我再买去!

   (49)不认识到这一点,学术的提升会受到损害。

   例(48)省略了关联词“要是……就……”,还原原句句应该是“你们要是真爱吃,赶明儿我就再买去!”例(49)省略了关联词“如果……就……”,还原原句应该是“如果不认识到这一点,学术的提升就会受到损害。”

   而日语属于黏着语,靠词的黏着表达意思,关联词语和其前面的词关系紧密,因此关联词不能省略。例如:

   (50)あなたたちはほんとにすきなら、もう一度買ってあげますよ。

   (你们要是真爱吃,赶明儿我就再买去!)

   (51)この点を了解しなければ、学術の改善に悪い影響がある。

   (如果不认识到这一点,学术的进步、提高就会受到损害。)

   (二)句子运用情况的对比

   不同的语境对句子的运用有着不同的制约。下文将从正式场合下的将来意义和特定意义∕偶然意义两方面,对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和日语“假定条件复句”的运用情况进行对比。

   1.正式场合下的“将来意义”的表达情况

   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可以在结果分句的动词前加“将/将会”,表示将来,这种情况越来越多地出现于较正式的场合,表达较严肃的意义。例如:

   (52)她说,如果被关押的法国囚犯可以回国接受审判,有关部门将会按照恰当的法律程序办理。(新华社2004年新闻稿)

   (53)住建部:如果房价有异动,调控力度将会加码。(2011年地产新闻)

   (54)倘若失去网络,我们将会怎样?

   例( 5 2 ) 、( 5 3 ) 都是正式场合的新闻播报, 例(54)表达了一个引人深思的严肃话题。

   日语中则没有这样的习惯,在较正式的场合下,不会像汉语一样有表示将来意义的词可加。

   2.特定语境下的特定意义、偶然意义的表达情况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要表达具有特定性或偶然性的意义,关联词都可以用,也可以相互替换。例如:

   (55)假若那时我跟他结婚的话,一定更幸福。

   (56)要是心情不好就回去吧!

   例(55)特定了“那时我跟他结婚”,是一次性的,偶然性的,用了关联词“假若”;例(56)特定了“心情不好”,可能发生在欢乐的宴会上,用了与例(42)不同的关联词“要是”。

   日语“假定条件复句”中,如果句子要表达一定的特定性和偶然性,一般要用“たら”。例如:

   (57)あの時、私は彼と結婚したら、もっと幸せだったと思います。

   (假若那时我跟他结婚的话,一定更幸福。)

   (58)“気分が悪かったら帰ったほうがいい。”

   (要是心情不好就回去吧!)

   (59)五時になったら、出発することにしよう。

   (如果到了五点我们就走吧。)

   这三句话都具有特定性,受一定的语境限制,都用了关联词“たら”,不可以换成其他关联词。

   综上所述,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句”的不同之处有很多。本文仅从语义、语法和语用三方面进行对比和分析,还有很多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对二者的相异之处及其产生的原因的研究会对汉语和日语的比较研究有所帮助。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1]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2]皮细庚.新编日语语法教程[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0.

   [3]秦礼君.日汉比较语法[M].合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2006.

   [4]罗进军.“假设—求解”型有标假设复句[J].语文研究,2009,(1).

   [5]丁永强.反事实假设复句的逻辑分析[J].湖南文理学院学报,2006,(4).

   [6]胡晓研.语言学概论[M].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7]周炎辉.日语语法——词法? 句法[M].长沙:湖南大学出版社,1995.

   [8]孙满绪.日语语法表现辨析[M].上海: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3.

   [9]赵基天,丛恵媛,金青华.新概念日语语法[M].长春: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8.

   [10]谢晓明.假设类复句关系词语连用情况考察[J].汉语学报,2010,(2).

   [11]于日平.复句中绝对时态和相对时态的功能分工[J].日语学习与研究,2003,(3).

   [12]马春华.假设复句和条件复句的欧化:将+主句动词[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6).

   (王健宇 辽宁大连 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 116000)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汉语“一致关系假设复句”与日语“假定条件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