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科技汉语教材编写模式探析

  留学生科技汉语教材编写模式探析

  代 睿

  摘要:通过对两本科技汉语教材的宏观结构和微观结构,以及课文、生词、句式、练习、科技汉语知识等各要素的呈现方式的阐释和对比,分析了其各自代表的以学科或话题为纲的编写模式和以功能为纲的编写模式的特点和差异。揭示出确定科技汉语教材编写模式的首要因素是需求分析,并要注意适用的不同阶段,同时,提出了各要素的内容和编排及相互的配合应遵循的原则。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科技汉语教材 编写模式 编写原则

  科技汉语教学属于专门用途汉语教学的一种,教学对象通常是来华就读理工科专业的学历留学生,教学目的是消除他们在专业学习中的语言障碍。近年来,随着来华理工科留学生的增多,科技汉语课的需求突显,科技汉语教学逐渐引起了重视,随之而来的是作为教学基本材料的科技汉语教材的缺乏。近年来,顺应这一趋势,一些科技汉语教材相继问世。这些教材在教材类型、编写理念、编写模式等方面不尽相同。就编写模式来说,可以概括为两种:以学科或话题为纲和以功能为纲。前者如北京大学出版社安然主编的《科技汉语中级阅读教程》(2006)和《科技汉语高级阅读教程》(2008),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的《科普汉语阅读(上、下)》(2006)和《科普汉语听记》(2010),高等教育出版社的《留学中国——汉语科普阅读教程(1、2)》(2010、2011)等;后者如华语教学出版社的《基础科技汉语教程》中的《听说课本(上、下)》(2012),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的《科技汉语读写教程》和《科技汉语听说教程》(2012)等。

  这里所探讨的“教材编写模式”是指教材的构成要素及构成系统,包括整体的编写理念、结构安排、各要素的内容和编排等。本文以其中比较具代表性的《科技汉语中级阅读教程》(以下简称“中级阅读”)和《科技汉语读写教程》(以下简称“读写教程”)作为对象分析比较两种不同编写模式的特点并分析优劣。两本教材都属于阅读类教材,在适用对象、编写目标、涉及学科方面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二者都可用于预备汉语阶段的来华学历留学生,都为消除学生入系后的语言障碍,都包括数学、物理、化学、计算机这样的基础学科。通过对两本教材各自的宏观整体结构和每一课的微观结构以及课文、生词、练习以及科技汉语知识等各要素的内容和编排进行阐释,再进行分析比较,探讨怎样确定合适的科技汉语教材的编写模式。

  一、《中级阅读》的编写模式

  现有大部分科技汉语教材的编写设计模式是以话题为纲或以学科为纲,即每一课的课文都是关于某一学科的某一话题,如数字符号、大气压力、元素周期表等等。通过课文认识相关科技词汇,了解相关专业知识的汉语表达方式,培养阅读科技文章的能力。《中级阅读》就属于这一类型的教材。它以特定学科的话题为纲,全书18课,其中生物4课,物理2课,化学3课,数学3课,计算机3课,材料3课。每课包括一篇主课文和三篇快速阅读,围绕某一个学科中的某方面知识选材,设置相应的阅读理解练习题和词语练习,使学生在阅读中了解科技文体的特点并扩展专业词语的词汇量。主课文还包括重点词语讲解和比较,配有词语练习。每课课后有介绍科技文体和词汇特点的“阅读新知”板块。单课整体结构如下图所示:

  课文主要为科普类文章,内容较基础,比较贴近生活,富有趣味性,如“记数的历史”“度量美的尺子”“猫不死之谜”等等。为方便学生理解,课文大都配有插图,力图从话题和视觉两方面吸引学生。主课文和快速阅读课文的篇幅在300~500字左右。

  《中级阅读》的生词以《高等学校外国留学生汉语教学大纲(长期进修)》的词汇表作为参照,控制了专业词语的出现和重现。主课文和每篇快速阅读都有自己的生词表,生词表分为“生词语”和“专名”两部分。“生词语”中既包括通用词也包括科技词。在词汇的选择上,以中级词汇为主,涉及专业术语的部分会出现一些高级词汇和超纲词。生词表出现在课文之后,这样可以训练猜词和阅读技能,作为阅读参考。

  练习方面,在编排上,练习题是以文章为单位来编排的,即每篇文章都有相应的练习题。在主课文后有阅读理解练习;在重点词语注释和比较的讲解后有词语练习;每篇快速阅读后有阅读理解和词语练习。在题型上,练习主要包括“阅读理解”和“词语练习”两个板块。“阅读理解”板块有根据课文内容选择正确答案、根据课文内容填空、根据课文判断正误、根据课文回答问题、根据课文连线、解释概念等题型。“词语练习”板块形式多样,有连线、填空、造句、改写句子、解释词语、猜词义、写近义词等题型。 除这些传统题型外,还包括计算、画图、实验设计等。

  不同于通用汉语教材,科技汉语教材还需要介绍科技汉语语言知识,如科技文体特点、表达方式、词汇特点、科技常识等。所以《中级阅读》每一课最后都有一个“阅读新知”板块,介绍科技汉语知识。内容包括:科技汉语文体特点,词汇特点——气体的汉语表示、元素的汉语表示,表达方式——定义的表达方式、比较的表达方式、书面语和口语词汇的对照、举例的表达方式、因果推论的表达方式、分类的表达方式、时间的表达方式、汉语顺序的表达方式,科技常识——汉语中的单位、食物营养小知识、词的构成、力的分类、数学分支一览、数字化时代的新名字。

  二、《读写教程》的编写模式

  《读写教程》完全颠覆以学科或话题为纲的编写理念,改以功能为纲。通过对科技汉语语料的认真分析,提炼出若干个语言功能项目,如“常见数学符号”“常用表达式”“简单数理关系”“定义与说明”“位置与方向”“分类与举例”等等。通过不同学科、不同主题的语料来展示上述功能项目,使学生在学习科技语言结构的同时,接触到不同专业的基础词汇和文体结构。全书21课,每一个功能项目设置为一课。课文的语料可以选用数、理、化、计算机中的一个或几个来展示相应的功能项目。单课结构如下图所示:

  课文的语言材料基本出自实际的数、理、化或计算机教材,专业性和理论性较强,但内容很基础。每课的课文由三到四篇小短文组成,课文的内容旨在用不同学科的语料阐释某一功能,课文短小,有的甚至只有一句话。因为教材重视的是语言表达结构的学习,并不追求文章的整体性,因此只用短小的语句阐释清楚某一功能即可。另外,由于课文专业性较强,短小的课文可以降低学习难度,减轻学生的畏难情绪。

  生词方面,区别于传统阅读教材中以生词作为辅助查询作用的惯例,《读写教程》强调要学习和掌握生词,所以生词板块命名为“学习词语”。每课的生词表安排在课文之前,分为“科技词语”和“通用词语”两部分。很多生词配有例句,并在生词表后配有专门的练习题。在词汇的选择上,将在科技语体中使用频率高、分布范围广的半科技词语和书面词语作为重点,而不是专业性强、学习难度大的专业术语。

  《读写教程》的练习题是以每课的各个板块为单位来编排的,“学习词语”部分配有词语练习;“学习格式”部分是句子结构练习;“学习课文”部分是阅读理解练习。另外,还有课外扩展练习,包括口语练习、扩展阅读、计算、画图、动手操作等题型。这些练习增强了实用性和趣味性。每课最后的手写体汉字认读练习方便学生在日后专业学习中认读教师板书,实用性很强。

  科技汉语知识的介绍贯穿于教材的每一个板块之中。“学习词语”部分在展示生词的同时,也展示了不同学科的基础词和通用词的特点、常用的构词要素等等。“学习格式”部分展示了不同功能的相应表达方式。“学习课文”展现前面所学词汇和格式实际出现的情境。这与传统教材在某一学科的文章中零星地提取讲解相关科技语言知识是大不相同的。

  三、两种编写模式的比较分析

  通过以上对两本教材的结构和各要素特点的介绍,将二者的区别总结为下表:

  两本教材无论在结构还是内容上都有较大差异,区分了两种类型的科技汉语教材,即《中级阅读》为阅读技能训练型教材:阅读篇章和理解练习+重点词语讲解和练习+科技汉语知识总结性学习;《读写教程》为综合学习型教材:词语学习和词语练习+格式学习和格式练习+课文学习和理解练习+综合扩展练习。相较而言,前者涉及面广、趣味性强;缺点是专业词语难度较大,专业知识和语言训练都比较散漫,缺乏一定的系统性,练习较少且类型比较单一。后者的优点是词语比较基础,篇章比较短小,科技语言的句式、语法结构等呈现得比较全面,知识系统性强,练习充分;缺点是专业理论性强,缺乏趣味性,由于其课文比较短小,学习者在科技文体特点的整体认知方面也略显不足。

  四、科技汉语教材编写模式的确定

  由于两种教材编写模式不同,因而我们也不能单纯地判断哪一种好,哪一种不好。而应该根据教材的定位、编写目标、适用对象等多方面确定合适的编写模式。也就是要搞清楚教材是“给谁编”和“为什么编”的问题,然后才是“编什么”和“怎么编”。

  而要解决这些前提问题,首要的是对学习者进行“需求分析”。在专门用途英语教学中最先提出这一概念,这些学者们都强调专门用途英语教学的关键是要满足学习者的需求,根据学习者的需求来决定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1][2][3]在专门用途汉语教学领域,也有一些学者认识到需求分析的重要性。[4][5]通过需求分析,才能给教材合理、明确的定位,包括是单一技能型教材还是综合型教材,要培养听、说、读、写哪种或哪几种技能;更侧重知识讲解还是技能训练;侧重语言知识还是专业知识;突出专业词汇还是句式特点或是语篇结构等等。有了明确的定位,才能确定教材的内容和编写模式。如综合型教材适合以功能为纲,进行针对功能项目的听、说、读、写等技能训练;单一技能型教材可以以学科为纲,侧重于不同学科或某一学科不同话题的知识、词汇等的学习。

  另外,针对不同阶段的科技汉语教材的定位也不尽相同。在专门用途英语教学中,有学者从教学的不同阶段进行划分,以明确不同阶段的教学任务[3]。比如,初级阶段的学习者只需打好基础,以提高专业语言技能为主,不必直接涉及专业知识;而高级阶段的学习者则需将语言技能与专业知识结合起来。所以,初级阶段的教材更适合以功能为纲,通过适用于多学科的基础功能项目,使学生能够举一反三,从而适应专业书中的专业语言。而到高级阶段,专业知识和专业词汇的学习提升到重要的位置,以某一学科的相关话题为纲,会使专业知识和词汇的学习更具系统性。

  五、科技汉语教材的编写原则

  无论哪种编写模式,教材内的课文、生词、练习、科技汉语知识等要素,以及各要素的内容和编排都要遵循一些通用的原则:

  1.课文的真实性。科技文章一般多长难句和学术用语,所以有些教材编写者习惯将改写原文作为课文,但这样做会导致文章科技语体风格的弱化,学生在专业教科书中看到长难句还是会无法适应。有些课文是内容比较接近生活的科普文章,虽然在内容的专业性上不如专业科技文章,但只要其语体风格与专业文章相近,就是可取的,而且这样的文章更容易吸引初级阶段的学习者。

  2.科技汉语知识的系统性。科技汉语与通用汉语的差异需要系统地介绍给学生,包括科技文体特点、表达方式、词汇特点、科技常识等等。有的教材专门通过一个板块介绍科技汉语知识,如《中级阅读》,但是很多知识点是根据当课课文提取出来的,介绍得不够具体,缺乏系统性。我们应该根据不同学科、不同语料总结提炼出一些功能的表达句式、词汇构成方法、篇章语体特点等,构建科技汉语知识的系统性和完整性,学生只有具备系统的科技汉语知识才更足以应对专业学习中的语言困难。

  3.专业词汇的基础性和通用性。代睿(2012)把科技文体词汇分为五类:普通词、书面专用词、科技通用词、科技基础词和科技术语。[6]普通词和书面专用词属于非专业词汇,科技通用词、科技基础词和科技术语属于科技词汇。在专业词汇的分布上,要严格控制科技术语的数量,科技术语过多会造成学生畏难情绪,应把重点放在科技通用词(如“定义、证明、计算”等)和科技基础词(如“力、面积、数”等)上,这些词使用范围广,出现频率高,可应用于不同专业。

  4.练习的实用性、多样性和趣味性。立足以学生为中心,秉着对学生有用的原则,在练习题的设计上,做到实用、多样、趣味。在常规语言练习中,着重对科技词汇的构词法、科技常用表达句式、科技文体理解等的练习。此外,还要加入一些与专业知识紧密结合的实用性强的实践性练习,如写出化学表达式、符号认读、表达式认读、画图、看图完成问题、解决实际问题、听说游戏等,试图在听、说、读、写各方面锻炼学生综合运用语言知识和专业知识的能力。同时,多样的与实际相关的问题也能引起学生兴趣,避免枯燥的课堂学习。

  5.内容编排的科学性。一方面是课文选材、生词选取与讲解、科技汉语知识的选取、练习的设计等各要素的科学性;另一方面是教材整体结构,即宏观结构,以及各要素的相互配合,即微观结构,两个结构的科学性。在宏观结构上,如果以学科为纲,要注意学科的选取与安排。比如,是集中讲完数学,再讲物理,然后再讲化学,还是数、理、化滚动安排。不论哪种安排方式,都要注意课文的难度梯度,循序渐进。如果以功能为纲,要注意功能项目的全面性,以及表达某一功能的句式、词语的使用频率和可接受性。选取使用频率高,易于接受的表达方式。另外,在顺序安排上也要做到循序渐进,难度逐级加深。在微观结构上,也就是每一课各要素的安排上,要以整体的编写理念和宏观结构为依托。培养阅读技能的教材,以语篇为单位,课文应表达一个完整的主题,随后配有生词表、阅读理解练习、突出科技汉语特点的重难点词语和句式讲解、词语句式练习和其他练习等。以功能为纲的综合学习型教材,功能词语和功能句式贯穿于整课,课文为词语和句式的学习提供环境,要注意所选文章的学科和难度,可以不追求语篇的完整性,而以清楚展现表达功能和句子格式为目标;练习也应以功能词语和功能句式的练习为主,但同时也应兼顾听、说、读、写等技能的培养。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1]Halliday,MAK.McIntosh,A.&Strevens,P.The Linguistics Sciences and Language Teaching[M].London:Longman,1964.

  [2]Hutchinson,T.&Waters,A.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A learning-centered Approach[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7.

  [3]Robinson,P.C.ESP Today:a Practitioner’s Guide[M].Hemel Hempstead:Phoenix,1991.

  [4]单韵鸣.专门用途汉语教材的编写问题——以《科技汉语阅读教程》系列教材为例[J].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学报,2008,(2).

  [5]李泉.论专门用途汉语教学[J].语言文字应用,2011,(3).

  [6]代睿.学历留学生初级科技汉语教材的词汇选取研究[A].第十届国际汉语教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2.

  (代睿 辽宁沈阳 东北大学国际交流学院 110819)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留学生科技汉语教材编写模式探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