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唐寅狂放人格及其文学创作论析的论文

  关于唐寅狂放人格及其文学创作论析的论文论文关键词:唐寅;狂放人格;文学创作;诗歌 论文摘要:唐寅狂放不羁,恃才傲物,其狂放人格的形成有其先天因素也有其后天因素。他的文学创作重情尚真,大胆表露自己的真实性情,不拘一格,不避俚俗,这与他狂放的人格是有一定联系的。 唐寅是明代历史上风格特异的奇才。他在文坛上名声显赫,与祝枝山、文徵明和徐桢卿一起被称为“吴中四才子”。他还是吴门画家中的重要人物,与沈周、文徵明、仇英并称“吴门四家”。唐寅才气过人,风流倜傥,放浪形骸,常以诗酒自娱,自称“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唐寅集才气与狂气于一身,钱大昕评价他“狂士标格,才子声名”(《像赞》)。对唐寅狂放人格及其文学创作进行论析。不仅有助于了解唐寅的生存状态对其文学创作的影响,认识人与文之问的关系,而且能够更全面地认识唐寅的人格、创作心态和人生悲剧。 一、狂放的人格形态 唐寅潇洒倜傥,放浪不驯。在明代,人们对其为人、创作就有品评。《新倩籍》:“唐寅,字伯虎。雅资疏朗,任逸不羁。”《吴郡二科志·唐寅》:“(唐寅)为人放浪不羁,志甚奇,沾沾自喜。”“顾磷《国宝新编》:“弱居痒序,漫负狂名”。他的父亲唐德广一心希望他能够博取功名,光耀门庭,专门“致举业归教子畏,子畏不得违父旨”。而唐寅生性疏狂,放荡不羁,“与所善张灵纵酒放怀”。并与张灵“赤立泮池中,以手激水相斗,谓之水战,不可以苏狂赵邪比也”。在以斯文教化为圭臬的神圣之地,两人的行为实在是骇人听闻。唐寅不受礼法羁束,任情而动,在民间留下了不少逸事。WWW.11665.CoM他曾伪装成玄妙观的募缘道者,以修葺姑苏玄妙观为名,募得黄金五百两,然后“乃悉召诸妓及所与游者,畅饮数日辄尽”。与张灵、祝允明在虎丘冒着雨雪,假装乞丐。唱莲花落,讨来钱后就买酒在寺中痛饮,说:“此乐惜不令太白知之”。 对于唐寅狂放不羁的行为,还有一些记载,如:《六如居士外集》卷一《遗事》:“伯虎一日与诸友人浪游大醉,时酒兴未阑,遍索杖头,无有也。乃悉典诸友人衣以佐酒资,与诸友豪饮,竞夕忘归。乘醉涂抹山水数幅,明晨得钱若干,尽赎诸典衣而返。其旷达如此。” 清梁维枢《玉剑尊闻》卷九《简傲》:“唐寅与客对弈,有给事白浙来访,人其厅,与寅揖。寅日:‘正得弈趣。’给事趋而出。至黄昏,寅弈罢,始访给事。舟人告:‘给事已寝。’寅日:‘吾亦欲寝。’竞上给事床,解衣卧,引其被相覆。给事欲与谈,寅酣寐不应。至明日.午已过,寅犹未起。给事欲赴他席,呼寅,寅日:‘请罢席归而后起。’给事登舆去,寅竟披衣还家。” 《明诗纪事》说:“唐伯虎疏狂玩世,嵇阮之流也。”嵇康、阮籍是魏晋狂士的典型代表,唐寅任情纵性、有违世俗,特立独行,把他归入嵇阮之流,充分说明唐寅身上具有狂士人格特征。 二、狂放人格形成的原因 人格的形成及其存在状态,必定受其自身先天和后天等因素的影响,唐寅也不例外。他先天赋就的性格特点中就有狂的一面。唐寅天赋异才,使他恃才傲物。唐寅的狂放有其先天秉赋的因素,又有后天因素的影响。明中叶吴地商业经济的发展,价值观念和社会风尚的新变,市民意识的兴起、吴中放诞率性的狂狷士风的盛行.对唐寅人格的形成都有重要的影响。 唐寅狂放人格形成的后天因素首先是他坎坷的人生经历。 明宪宗成化六年(1470),唐寅出生于苏州吴县阊门吴趋坊一个市井商人之家。唐寅二十五岁左右,父母、妻子相继离开人世,亲人的亡故使唐寅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他无心科举,在好友祝允明规劝下,弘治十一年(1498),唐寅参加应天府乡试,夺得解元桂冠。乡试第一的荣誉使他更加轻狂得意,踌躇满志。然而第二年的京师会试中。唐寅因科场舞弊案的牵连而下狱,被革除功名。贬至浙江为吏。唐寅耻不就,遂还乡。弘治十八年。唐寅在桃花坞建成桃花庵,鬻诗卖画为生。正德九年,唐寅四十五岁时,宁王朱宸濠慕其名,“以厚币聘伯虎”。唐寅赴聘,觉察宁王有谋逆之心,“佯狂使酒,露其丑秽。宸濠不能堪,放还”。五年后闻知宁王果然起兵造反,唐寅算是逃过一场劫难。 唐寅的一生是充满不幸和痛苦的,父母亲人的亡故,仕途功名的决绝,使他被一种巨大的悲凉和绝望所包围。特别是科场舞弊案的打击,致使他多年后做梦都为之心惊胆战。 “二十年余别帝乡,夜来忽梦下科场。鸡虫得失心尤悸,笔砚飘零业已荒。自分已无三品料,若为惹一番忙?钟声敲破邯郸景,依旧残灯照光床。”(《梦》)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使他深切体会到“人心不古今非昨”(《怡古歌》)。从此,唐寅更为颓放,以磊落不羁之才,放浪形骸,终日过着纵情诗酒、寄意名花的生活,开始了一种融痛苦于狂放中的人生实践。 其次,明中叶吴地工商经济的发展以及由此引发的吴中文人好尚,市民意识的兴起也是造就唐寅狂放人格的现实土壤。 明中叶,由于城市工商业的发展.苏州成为整个江南地区的经济中心。“大都东南之利.莫大于罗绮绢,而三吴为最。”吴地商贸经济的发展,带来了物质产品的丰富,社会观念、社会风尚随之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吴中)人情以放荡为快,世风以侈靡相高,虽腧制犯禁,不知忌也。”王铸在《寓圃杂记》描述苏州的景象是:“闾檐辐辏,万瓦甓鳞,城隅濠股,亭馆布列,略无隙地。舆马从盖,壶觞孽盒,交驰于通衢。水巷中,光彩耀目,游山之舫,载妓之舟,鱼贯于绿波朱阁之间,丝竹讴舞与市声相杂。”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吴中文人不再一头撞在科举的南墙上,更不愿为腐败的政治殉身。放旷成为多数人认可的选择。如唐寅的朋友祝允明“好酒色六博,善度新声,少年习歌之,问傅粉墨登场,梨园子弟相顾弗如也,显示出与传统士阶层处世态度的有意对抗。他们蔑视传统礼法,反对个性束缚。追求世俗生活的欲求,追求个人自由和情感满足。商品经济的发展以及由此引发的吴中文人好尚,市民意识的兴起,对唐寅的生活态度和生存方式产生较大影响。由于唐寅出生于市井商人家庭,“居身屠沽,鼓刀涤血”,因而,唐寅与同时代的其他文人相比。市民气息更为浓厚。其放荡不羁、纵诞任情性格的形成,除与他本性中的狂狷气质有关.还应归因于明代市民社会优越的文化、经济条件。

  第三,狂放傲诞士风的盛行也是形成唐寅特立独行人格的一个重要方面。 生长于江南地区的吴中诗人,与生俱来地受到明丽秀媚山水景致的陶染.他们大多生性旷达清狂。追求自由放达。他们对社会与人生进行了新的思索,自我意识、主体意识开始觉醒,出现了一批“狷狂”之士。清人赵翼《廿二史札记》中写道:“吴中自祝允明、唐寅辈,才情轻艳,倾动流辈,放诞不羁,每出名教外。”陈登原《国史旧闻》卷四十八中列举了明代横放才士多人.有桑悦、罗圮、刘俊、王廷陈等。由此可见,明中叶文人才士恃才放达,横放傲诞,这种任诞狂狷之风的盛行对于唐寅狂放自傲人格的形成有着重要的影响。 三、狂放人格与文学创作 唐寅的诗歌创作重情尚真,大胆表露自己的真实性情,抒写性灵。他的诗歌多不经意之作。不务锻炼工巧,而才情富丽,时发奇趣,自成一家。这与唐寅狂放的人格特征不无关系。 1.唐寅狂放人格在现实行为的层面上,表现为任诞不羁。傲诞狂狷。透过诗歌走进他的心灵时,可充分感受到他内心深处的疏狂和傲诞。如他高中解元后的一首诗,“秋月攀仙桂,春风看杏花;一朝欣得意,联步上京华”(《题画》),得意与狂傲溢于言表。唐寅的狂放还显现于诗文中对前代狂者的仰慕和追求,在诗歌中自比魏晋名士,“君不见刘生荷锸真落魄,千日之醉亦不恶;又不见毕君拍浮在酒池,蟹螯酒杯两手持。劝君一饮尽百斗,富贵文章我何有?空使今人羡古人,总得浮名不如酒。”(《进酒歌》)再有唐寅特别喜欢以李白自比,“李白能诗复能酒,我今百杯复千首”,唐寅恃才不恭、自负和自信,于此可见一斑。唐寅认为自己与李白不同的一点就是“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长安眠”,虽有辛酸,却也彰显了诗人的傲气。虽然自己没有李白得到皇帝征召的经历,但也有李白那种狂放不羁的秉性,“不上长安”却醉心于“姑苏城外一茅屋,万树桃花月满天”的自在生活。 2.唐寅狂放人格是与主流价值取向背道而驰的。因而,在他的诗歌中完全抛开传统价值观念的束缚,体现出一定的市民性、世俗性和享乐性。 首先,科考案之后,唐寅主要靠书画谋生,商品经济在他身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记。他在诗中毫不隐讳自己“鬻画”的创作目的。“诗文书画总不工,偶然生计寓其中”(《<奉寄孙思和>之二》)。“青衫白发老痴顽,笔砚生涯苦食艰。湖中水田人不要,谁来买我画中山”(《<奉寄孙思和)之六》)。对市民社会的认同,追求常人所需的物质利益,使其诗歌充分地表现出一定的市民性。第二,由于唐寅受科场舞弊案的牵连’,他的价值标准和思想观念发牛了变化.从而汇人世俗的洪流。因而,唐寅诗歌表现出其世俗的一面。如“措身物外谢时名,着眼闲中看世情。人算不如天算巧,机心争似道心平。过来昨日疑前世,睡起今朝觉再生。说与明人应晓得,与愚人说也分明。”(《警世》其一)“贪利图名满世间,不如布衲道人闲。笼鸡有食锅汤近,海鹤无粮天地宽。富贵百年难保守,轮回六道易循环。劝君早向生前悟,一失人身万劫难。”(《警世》其六)等等。对世间人情,众生百态的描写充分表现出其诗歌的世俗性。第三,唐寅由于仕进的幻想破灭,看破人间世情。荣华富贵,功名利禄如同泡影,转瞬即逝。所以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要把握住现实欢乐。因而,在他的诗歌中体现出一定享乐性。如:“为乐须当少壮日,老去萧萧空奈何”(《进酒歌》),“年老少年都不管,且将诗酒醉花前”(《老少年》),“春宵一刻千金价,我道千金买不回”(《一年歌》)。他认为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万千快乐醉千场,世上闲人地上仙”(《感怀》),“人生不向花前醉,花笑人生也是呆”(《花下酌酒歌》)。从这些诗歌中可以看出,唐寅大胆表露自己的真实性情,毫不掩饰自己悖离传统的价值取向和人生追求。 3.狂放人格的行为表现是不拘成法、随心所欲的。唐寅的创作风格也具有这样的特点。 他的诗歌不论是抒写人生遭际的激愤之情.还是充满醉意的闲适之歌。或是失意士人愤慨的倾诉,或是风流才子快意的调侃。不拘一格,任意挥洒,不避俚俗。王世贞评价唐寅的诗“如乞儿唱莲花落”。 总之,唐寅的诗文创作与其狂放人格有着极大的联系。文学艺术发展史上有不少事例证明,一些作家的艺术创造力都得力于他们反常的人格。别林斯基说:“诗人创作活动的源泉是从他的个性里表现出来的那种精神,他的作品特色及精神应该在他的个性里求得初步解释””。真正的文学艺术成就却也时常属于那些迹近异端的狂者。唐寅不事雕琢,一任自然的创作风格,使他在明代文化史上,卓然独立,自成一家。 唐寅的一生是不幸的,不幸是他创作的源泉,人生的磨难无情地扼杀了他的仕途前程,却成就了他文学艺术的创作。从这一意义来讲,不幸的唐寅又是幸运的。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于唐寅狂放人格及其文学创作论析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