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淮秀帮”作品的转型谈网络恶搞配音的文化

  由“淮秀帮”作品的转型谈网络恶搞配音的文化重构

   蒋岷均

   【摘要】互联网进入Web2.0 时代后,网络文化呈现出更加多元化和个性化的特征。网络创意配音团体“淮秀帮”将网络恶搞配音文化“发扬光大”,随着团队的成长与影响力的扩大,其作品也正在发生着重要的转型。转型背后的原因,既有市场作用的结果,也有网络恶搞配音文化本身的后现代主义特征。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网络文化 恶搞 配音 重构 后现代主义

   “淮秀帮”成立于2010 年5 月8 日,是以网络为载体,由一群喜爱《新白娘子传奇》等经典影视剧作品的网友自发组织而发展壮大的网络创意配音团体。到目前已出品创意配音上百个,点击率合计破亿。这个团队是网络恶搞配音文化的一个典型代表,它们的发展与变化也反映着恶搞配音文化的解构与重构。

   一、“淮秀帮”作品由纯粹的“自娱众乐”逐步转向有目的的宣传

   从“淮秀帮”出品第一个恶搞配音视频至今,排除配音剪辑等技术方面的变化,其作品的内容与性质也发生着重大变化:

   第一阶段,2010 年5 月成立至2011 年5 月。“淮秀帮”成立的头一年,恶搞配音视频作品少,制作技术较为简单粗糙,配音内容是依托经典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中的片段,配上团队原创的恶搞配音内容。这一时期,“淮秀帮”成员因为喜爱经典影视剧作品,而发挥自己的创造力,纯粹为了好玩有趣而恶搞。第一期为2010年7 月11 日制作的“新白娘子传奇”之《淮秀帮洗发水风波》,在片尾甚至标注了“纯属恶搞”的字样。此时的恶搞主要着重于文本和声音的解构,是一种纯粹的“自娱众乐”的性质。

   第二阶段,2011年5月至2013年3月。这一时期的“淮秀帮”作品出品制作愈发成熟,配音阵容越发强大(不少国家及地方级专业配音演员都会客串甚至加盟),配音质量越来越好,深受广大受众喜爱,甚至有作品被多家电视台引用播放(例如:2012年2月3 日出品的《年度荧屏大盘点——四爷很忙》)。此时的“恶搞”虽然依然是娱乐至上,但是却带有了观察的眼光,利用恶搞配音的方式去盘点、点评、宣传某一社会现象、某一热点事件等等。这一时期“淮秀帮”甚至开始了与影视剧团队。电视台的合作,成为国内最早承接大制作电影网络宣传的网友自发组织的网络团队,其中《让子弹飞——贺岁档三巨头亲密会谈!》、《画皮2宣传片——网络热点版》、《搜索体群星总动员——我的工作故事》更是成为网络视频与电影宣传相结合的经典范例,众多与其开展合作的导演都对宣传的形式和效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同时,“淮秀帮”在国内同类型创意团队中,率先与多档电视台节目展开台前幕后多方位合作,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安徽卫视等均与其合作配制了部分电视节目、电视剧宣传片。到2013年1月,“淮秀帮”是唯一一个与央视展开台前幕后全方位合作的网络配音团队。显然,此时期“淮秀帮”的作品,不再单纯对原作本身进行解构,还对社会中心话语进行了解构,不是为了纯粹的娱乐而恶搞,而是要重构自己的“新秩序”,去实现多元化,差异性。

   第三阶段,2013 年3 月至今。“淮秀帮”作品的形式没有大的改变,但从内涵上出现了质的飞跃。如果说阶段二“淮秀帮”正在解构的过程中摸索“重构”的方法,这一阶段,“淮秀帮”就为“重构”新秩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而方法依然是“解构”。3 月,国际影星李冰冰惊喜现身淮秀帮创意配音《翻滚吧,地球》,这是一线影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投身网络视频制作;5 月,羽泉、邓超、萧敬腾、林志炫、杨宗纬、周晓欧、黄绮珊、彭佳慧助阵淮秀帮母亲节特辑;2013 年6 月,王莎莎、宫傲等童星参与淮秀帮儿童节特辑。到同年11月,“淮秀帮”为河北卫视某档节目制作的宣传视频中,已有20 位明星亲身参与。可见,“淮秀帮”已经将恶搞作为一种表达方式,一种解构的文化行为,而其目的是要建立起自己的影响力和地位,去做公益,去做宣传、去表达立场、态度和观点。

   二、恶搞文化的后现代主义特质决定了“淮秀帮”作品的转型

   “淮秀帮”的作品转型,让“淮秀帮”从纯粹为了娱乐的网络视频“恶搞”配音团队,演变成了发出一种新声音的网络视频“创意”配音团体。转型的背后与其生存的外在因素密切相关,如在初期,“淮秀帮纯粹恶搞时,单集作品网络播放量平均在一万到几万次的水平;而自从它开始关注社会、发表观点时,单集作品的网络播放量从几十万次持续发展到破百万次,影响力相当可观。从这一点上来看,是由于网络恶搞源于消费主义生活方式,恶搞的目的是享乐,也是消费主义生活方式的目的。经济发展刺激了消费,人们在休闲、消费和感官满足中接受了新的消费方式和生活方式。而“淮秀帮”作品转型的内在动力可以从以下几点思考:

   首先,“恶搞”不仅仅是一种娱乐行为,也是一种表达思想与情感、观点与态度的方式,是一种文化和内在的精神特质的集中体现。恶搞文化的精神寄托于恶搞内容所要表达的思想和内涵。“恶搞”如果脱离了思想和内涵,只能称为“恶作剧”。“淮秀帮”的恶搞从单纯的个人思想与情感表达转变为注重文化、思想和精神,注重大众的情感表达,这是由恶搞文化本身的特质所决定的。

   其次,从更深的层次看,“恶搞”并不只是一种娱己娱人、褒贬不一的休闲方式,而是充满了后现代色彩的文化行为,是一种解构和颠覆。沈语冰在《20 世纪艺术批评》中指出,“后现代主义的要旨在于放弃现代性的基本前提及其规范内容。在后现代主义艺术中,其本质是一种知性上的反理性主义、道德上的犬儒主义和感性上的快乐主义”。由此看来,恶搞是后现代主义的娱乐表述。而在解释何为“解构”时,德里达从语言观念的分析入手,认为每一次解构的结果都是产生新的结构。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他所倡导的解构主义不仅仅是消解、拆解,还有建立新的结构,也就是解构的同时又是“重构”的过程。

   再者,不仅恶搞文化是一种后现代主义的文化行为,网络文化本身就具有后现代主义的特征。这主要表现为:反权威性、反理性性、仿象性和从众性等。“淮秀帮”作为网络恶搞配音团体集合网络文化和恶搞文化的特质于一身,后现代性更加明显。哈桑在对后现代主义审美特征的相关表述中指出,后现代文化艺术特征主要包含“解构性”和“重构性”两个方面。后现代基于反思的立场,扮演反省和解放的角色,常常出现对立、抗拒、颠覆、去中心、解构或再重构的形式和现象。尽管如此,后现代的质疑、批判和重建绝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的对立或否定思维。

   综合以上几点,我们可以看出,“淮秀帮”作品转型的内在原因,是由于“淮秀帮”作品本身的后现代主义特征在推动。而后现代主义表现出来的“解构”往往并不是其目的,目的是为了在去中心化后建立多元化,是为了在颠覆之后去重建,为了打破旧秩序建立新秩序,也就是用“解构”的方法来进行“重构”,而这一切在“淮秀帮”作品转型过程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极具代表性。

   Web2.0 时代,大众对于草根文化、对于非中心话语权的诉求在互联网技术的推波助澜之下越发高涨。“淮秀帮”恶搞视频从最初的创作者个人恶搞,到后来的社会热点恶搞、商业宣传恶搞与公益恶搞,受到多家媒体、专业人士、著名导演等的高度认可与鼓励。也在社会热点话题、商业宣传、公益宣传等方面建立起了一种新的方式,获得了传受双方的肯定,实现了主流与“非主流”共存的后现代主义构想。互联网上不断涌现新型的文化现象,但往往很多都被一浪接一浪地盖过埋没而没有像“淮秀帮”一样成就新秩序。但“淮秀帮”的成功,可以作为一种借鉴,同时也是一种印证,证明了后现代主义文化用“解构”进行“重构”的这样一种本质。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①李兰,《从恶搞文化看后现代媒介》[J].《湖南大众传媒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7(1)

   ②谢永新,《论网络文化的后现代特征》[J]《. 广西民族师范学院学报》,2012(7)

   ③鲁俊,《试论后现代视阈下的网络文化》[J]《. 湖北社会科学》,2011(7)

   ④徐勇,《后现代社会文化与媒介的关系研究》[J]《. 长江学术》,2011(4)

   ⑤江卫华、李银铃,《Web2.0 网络文化的后现代教育现象》[J]《. 现代远距离教育》,2006(6)

   ` (作者:重庆大学新闻学院2012 级新闻与传播硕士)

   责编:周蕾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计算机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由“淮秀帮”作品的转型谈网络恶搞配音的文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