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研究范式的转向 由现代性到后现代的论文

  会计研究范式的转向 由现代性到后现代的论文

   摘要:思维方式具有革命性贡献的后现代方法,正在或势必将对会计学研究范式转向产生深远的影响。同时会计学研究范式也应回应这样一种转向。确保其长久的繁荣。从近几十年的会计研究历程看。20世纪的会计研究主要是科学实证主义和人文理解两大范式的争论与对立。本文认为,20世纪后期出现并可能成为21世纪主导的复杂科学,将改变会计研究范式二元对立的局面会计学研究将走向多元整合的复杂性研究范式。 关键词:范式后现代方法后现代转向会计研究方法 一、引言 会计学作为一门具有自身研究对象与研究内容的学科,其理论的发展与创新离不开科学研究范式的变革。从过去会计学发展历程来看,会计研究范式主要是实证主义和规范主义这两种对立会计研究范式的争论。开始于20世纪60年代的西方后现代主义之所以能很快引起世界瞩目,并成为世界性的泛文化思潮,其主要原因在于其引发了一场学术范式和思维理论范式的革命。杜宴林和张文显(2001)认为。一场崭新的全然不同的文化运动正在对如何体验和解释周围世界的问题进行广泛的重新思考。波林·罗斯诺(1998)认为作为后现代思潮,在学术范式、思维方法上具有革命性贡献的后现代方法,正在或势必将对会计学研究范式转向产生深远的影响,同时会计学研究范式也应回应这样一种后现代方法论上的转向,确保其长久的繁荣。 二、范式和会计研究范式 (一)范式涵义库恩将“范式”(paradigrn)一词作为与常规科学密切相关的术语。WWw.11665.COm指出:“我所谓的范式通常是指那些公认的科学成就,它们在一段时间里为实际共同体提供典型的问题和解答”(托马斯·库恩,2003)。库恩认为,“范式”是使一门学科成为独立科学的“必要条件”或“成熟标志”(托马斯·库恩,1985),“一种范式通过革命向另一种范式的过度,便是成熟科学通常发展模式”(托马斯·库恩,2003)。科学知识的发展即是旧的“范式”被新的“范式”取代的过程。在社会科学领域内,范式的转换不仅在来自于学者共同体的思维进路的作用,而且更多的要受制于社会变迁的现实冲击,社会发展的新型问题减弱了原来范式的效力,解构了原有的解释范式,新的范式在反思中构建。20世纪末以来,以“后现代”为特征的表达方式,无论在西方还是在当代中国,都已成为现时代人文社会科学典型的表述方式(那瑛、朱凤义,2006)。这种现象显示,人文社会科学正处于一个解构已有范式,构建新范式的文化和知识境况中。 (二)实证主义研究范式和解释性研究范式人类早期对社会的认识处于朴素的前科学阶段。人们对社会的探究主要采取两种形式:一是对社会进行猜想和思辨,通过形而上的理论体系解释社会现象和构建社会制度;二是把社会现象归结为上帝或神的意旨,利用谶纬学和宿命论等思想指导行为。可以把人类早期对人类自身社会的直观、思辨和猜测称为朴素的社会学或社会观。它们被包括在统一的自然哲学或社会哲学当中,是社会科学的萌芽(谢惠嫒,2007)。西方理性主义文化传统在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的推动下,经过近代法国唯物主义哲学和笛卡尔主体性哲学得到了进一步发展。笛卡尔主张使用演绎逻辑推理和数学的方法,通过演绎逻辑达到对客观事物的认识。演绎主义方法论特别强调理性思维在认知客观事物过程中的能动作用,只要前提正确。通过严密的演绎逻辑推理而得出的结论也必然是正确的。然而由于过分夸大了理性思维的作用,认为思维规律就是客观存在的规律。因而在缺乏大量经验资料支撑的情况下,容易造成理论与客观事实相脱节。16世纪和17世纪,伴随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和发展,自然科学首先开始摆脱神学和经院哲学的羁绊,成为了独立的科学领域,并且在改造人类社会的过程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就。进入19世纪中期。以牛顿力学为代表的自然科学突破传统哲学的束缚得到蓬勃发展取得了丰硕成果,对当时的社会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当时。迫切需要一种与旧哲学完全不同的崭新哲学思维来适时总结自然科学成就,为自然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供科学指导。实证主义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并最终使得自然科学脱离了哲学的束缚而独立出来,形成了不同于哲学的各学科门类(盖地、吕志明,2007)。从此,自然科学一直左右着人类全部的思想领域。自然科学取得的成绩如此辉煌,以至于年轻的社会科学视之为圭臬,自然主义成为了近代社会科学中一股主要的潮流。在社会科学研究领域,这股潮流发展到19世纪,被孔德以“实证主义”的命题提出。他认为实证科学不仅能够说明自然现象,也完全可以用于研究社会现象,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有着共同的逻辑和方法论基础。社会科学必须以自然科学的实证精神作为自己的方法论基础,而且社会科学研究在内容上和具体方法上都直接依赖于自然科学。只要借助在自然科学中已经成功运用的方法(观察、实验、比较),社会科学就能解释社会发展和社会秩序的规律。尽管实证主义方法论一直处于统治地位,却有很大的局限性,它并不是人们认识社会的惟一有效的途径。自孔德倡导实证主义研究以来,人们就没停止过对它的攻击和质疑。作为对立面出现的人文主义传统是其中的突出代表,建立在其思想之上的人文主义方法论,成为社会学研究的又一视角。20世纪后人类社会又经历了巨大的变迁,社会科学研究的主题日益多元化,科学主义和理性主义的世界观遭到普遍质疑,而传统的社会科学对于社会现实的解释显得力不从心,西方社会学陷入了危机,表现之一就是“方法论的内在分裂”(阮新邦,2005),作为社会科学“正统意识”的实证主义开始解体。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实证主义差不多成了在学术讨论上的一个贬义词,很少学者再会自称为实证论者(侯钧生,2002)。尽管事实上实证主义提出的研究模式仍然占据着主流地位。这种背景下社会科学研究出现了一种明显的趋势,人们开始更多地借鉴哲学和人文科学的方法来理解和解释社会现象。许多社会学家认为,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有着巨大的差异。自然科学研究自然界。自然是僵死的、无意识的;而社会科学研究人、人与人的关系及人的创造物。自然科学研究自然界物体之间必然的因果关系,排除偶然性和意义;社会科学面对的是含有意义关系的事物、人有意识的活动,它无法排除偶然性、意义和价值。社会科学不能“套用”和“移植”自然科学的方法论。在自然科学中,研究者与研究对象的关系是人与物的关系,只能“说明”,不能沟通;而在社会科学中,则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能沟通,只有通过理解才能认识。这样“理解”构成了不同于自然科学“说明”的社会科学独特的方法论的核心。 (三)规范会计研究与实证会计研究1985年霍珀与鲍威尔根据伯勒尔和摩根在1979年发表的关于组织研究分类法的研究成果,提出了关于会计研究的四象限分类法。该分类方法由两个维度构成,其中一个维度用于表示由关于本体论、认识论、人性的假定以及关于方法论的假定等四个方面融合而成的主观客观连续统一体,该维度的一个极端代表客观主义,另一个极端则代表主观主义;另一个维度则用于表示会计研究人员对会计研究工作所采取的态度,在该维度的一个极端,会计研究人员关注规则与社会秩序的创 建。而在另一个极端,会计研究人员则更关注社会冲突以及社会质变的潜在可能性。根据以上两个维度,霍珀与鲍威尔将会计研究分为主流会计研究、解释性会计研究和批判性会计研究等三种类型,这里所谓的主流会计研究是指实证会计研究,它始于客观主义社会观,认为实在是客观的且外在于研究人员,因而主要关心的是会计功能而不是结果,恪守价值中立;所谓的解释性会计研究是指规范会计研究,它始于主观主义社会观,认为实在被社会性地予以创建并通过人类的交往予以客观化,因而主要关心的是对会计实务活动的社会性质解释,诉诸价值判断。哪种会计研究方法属于主流会计研究,取决于各国会计研究的环境背景和实际发展状况。 (1)规范会计研究。规范会计研究的产生早于实证会计研究,只是在实证会计研究出现以后,才将其传统的会计研究方式称为规范会计研究。规范会计研究与实证会计研究是从会计研究的性质层面进行的划分,其根本区别在于规范会计研究关注“应该是什么”的问题。必然涉及价值判断,主要用于描述,如描述应该如何计量收益;实证会计研究关注“是什么”的问题,不涉及价值判断,主要用于解释和预测,如用于解释和预测公司管理层对新会计准则的反映。规范会计研究对会计学的发展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但该范式也有不少局限性:一是该范式对研究人员要求过高,以及过分强调研究者的感悟及直觉的深层捕捉与艺术把握,将理性的逻辑分析用于会计组织和系统的研究之中,很难构建出普遍的具有一定概括性的理论。这种范式下的会计研究所得出的结论,由于缺乏经验支持而代表了闭门造车式的个人观点和论断。所谓的“理论”不过是个人的主观臆断和意见陈述。二是该范式主张采用定性的研究方法来研究会计问题,放弃观察或测试的数量化的方法。简化的理解范式是一种描述性的方法不能用于相关分析。三是由理解获得的知识不可能是完全“客观”的,必然受到主体已有的概念和理论、信念和价值观的影响。如科学家汉森(hanson,n,r,)所指出的那样,人们观察到的事实受到已有概念知识的强烈影响。另外解释性会计研究没有提供一种社会批评也没有促进质变。会计理论只是寻求对会计活动的解释,理解社会秩序是如何产生和复制的(鲍勃等,2004)。会计活动是人有目的、有意识的活动,具有主观性和价值性。而且会计活动因主观价值和客观条件不同而千差万别,具有情境性和复杂性。因此,实证主义追求客观化和普遍化的研究范式难以把握会计活动。会计研究的目的不只是要从客观量化的研究中来了解事实,它更重要的是在于了解和解释这些事实背后的意义,以此作为批判、改进和超越不合理的会计现象的基础(温章林,2009)。 (2)实证会计研究。实证主义对经济学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在20世纪60年代,实证主义经经济学逐渐被引人会计学,实证会计研究大量涌现并在80年代成为会计研究的主流,传统规范会计研究一统天下的局面被打破。会计研究中盛行的实证方法主要奉行了波普尔的“证伪主义”实证理论,即认为只有理论可以证伪的才是科学的。按此理论,只要出现了现有理论不好解释的实务(即实务已超出了现有理论的预测范围),或只要找到了现有理论不能成立的证据,就形成了科学研究的现实机会。首先集实证方法于会计研究大成者是以jenson、watts、zimmerman等为代表的“rochester”(罗彻斯特)会计学派,认为现成的以规范研究为主要特征的会计研究已经不科学了,应该被实证理论所替代。最终以“管理者为什么对会计标准作出不同选择”及“政府如管制会计标准使会计信息对客观实际具有必要的解释力”两大核心议题构筑了现代实证会计理论体系。实证会计研究发展至今尽管研究议题非常庞杂,但本质上仍未超过上述两大核心议题之外(杨雄胜等,2008)。实证会计研究强调会计研究必须从会计实践活动出发,因而使得会计研究根植于大量的经过严格检验的经验数据之中,并且具有定量化、精确化的特点,因而实证会计研究可以为规范会计研究提供大量的经验资料,缩短规范会计研究与会计实践之间的差距,使得规范会计研究与丰富多彩的会计实践活动相联系架起逻辑与事实之间的桥梁,从根本上克服其弊端。但实证会计研究方法存在明显的缺陷。第一,实证主义会计研究范式是以自然科学的方法和程序为基础,尤其以量化的方法来处理会计现象,很难完全适用于复杂的社会现象。会计研究的量化过程与自然科学的程序基本一致,这种程序导致实证主义研究范式过分偏重研究的定量化和模型化,过分依重数学和统计分析,这种方法有其片面性,尤其在涉及某些行为特征、心理反应激励偏好、思维定势等问题的研究领域的时候,难以发挥作用(陈国辉,2007)。第二,样本选择的不合理性。进行实证研究时如何选择样本依研究目的和研究设计而定,理论上讲样本越大越有代表性,实证研究方法使用有限的事实和现

  象去证明普遍命题,因而其研究结果不可避免地具有概率或偶然性。第三,难以避免价值判断的影响。实证主义认为。科学应该是客观中立的,要求将研究者个人的价值判断排除在研究过程之外,以经验数据等来证实或证伪某一假说,反对任何先验的价值观对科学研究的影响,即方法论对理论是中立的,理论对价值是中立的。事实上。实证研究很难避免价值判断的影响,研究者在选择研究课题形成研究结论之前,就已经考虑到了研究结论可能被认可的程度及被哪些^认可等因素。另外,由于个人生活习俗等方面的原因所形成的不同个人偏好,将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到研究过程,从信息输入到信息输出的速度、量度、可靠性及准确性对会计研究结论产生影响。第四,实证会计研究认为会计研究的任务是建立会计科学,会计科学把会计当作客观事实来考察,回答会计“是什么”,通过调查、归纳、实验、统计等方法,形成规律性知识。因此,实证会计研究的结论对会计活动只具有解释和说明的性质,不具有规范和指导的功能。实证会计研究倡导工具理性观,会计理论是对客观会计活动的解释,而会计实践仅仅成了理论的技术运用而已。第五,实证主义把探求因果关系作为理论推演的必要条件,即在研究未展开之前研究者事先就确定了研究对象中某些自变量和因变量之间因果关系的程度和变化取向。事实上,自变量与因变量之间因果关系的程度和变化方向受多种因素影响,仅以会计理论研究中主要的因果关系就得出结果,研究者难免会出现过于简化会计研究对象,忽视背后隐藏的复杂因果关系,没有考虑到社会经济活动远比自然过程复杂。未成熟的实证是对丰富真实的否定,将复杂的世界简化。这种简化倾向,实际上违背了科学主义原则。实证会计研究尚未摆脱传统决定论观点的束缚(温章林,2009)。 三、会计学方法论“另类转向” (一)会计研究范式的后现代转向会计研究方法论同其他科学研究方法论一样,必须放弃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的二元对立,建立多元整合的研究范式。西方会计研究界正重新思考会计研究方法,对简化的会计研究范式进行批判,寻求超越简化研究范式的复杂式研究方法,如人文诠释研究范式等。回顾西方国家几十年来的会计研究历史,发现西方会计研究的历程也有各种各样的分歧。如美式研究着重数学统计方法而人文理论修养浅薄,相对而言欧洲大陆研究以来数量方法较少但社会学人文精神功底深厚。到二十一世纪西方会计研究界也尝试寻求超越实证研究方法的其它研究方法,如人文诠释研究方法等。从西方国家近几十年的会计研究经验来看,是一个从规范性研究方法到实证研究方法,又从实证研究方法到人文诠释研究方法的过程。比较有影响力的人文诠释研究方法有象征互动论、德国批判理论、法国批判理论和构建论。而且,在国际著名的一流学术期刊上也发表了运用这些研究方法研究会计现象的论文(陈孟贤,2007)。laughlin(1987,认为会计系统的真相在乎深层的社会因素,前者的改变在乎后者的转换,德国批判理论是最有力的分析这种关连性的研究方法。laughlin曾经采用这个研究方法分析英国圣公会的会计系统认为,任何一家企业、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其隐含的组织文化和历史背景,赋予会计系统中可见技术部分的本质和意义。在英国圣公会里圣俗有别是深层的组织文化和历史背景,因为圣尊俗卑的观念,俗务只为了供应圣事所需要的具体资源,会计工作又被看为是俗务的一种,其发挥的作用便必然有限。福柯的理论成为很多发表在国际著名会计学刊上会计论文的研究方法。因为会计工作的本质跟计划和控制有关,与福柯理论中纪律的观点相符合。如排名在世界五大会计学刊之列accounting,organizations and society的创办人和总编辑hopwood便很钟情于福柯的法国批判理论,用这种研究方法发表过不少很有影响的论文。其中一篇hopwood用这种研究方法剖析英国增值会计的问题提出:社会环境漫过会计领域,反过来会计工作也有份陶造社会环境。错综复杂、互相纠缠的建制关系、争议、紊乱的程序成为了增值会计横空出世的土壤。这篇文章采用系谱学的研究方法,并没有先假设会计工作必然有核心的位置和功能。看_件事物的根本原因、最终整合、它在更大目标下的贡献,其实是距离很远的不同世界。将构建论应用在会计研究中以macintosh和scapens的论文最为著名,如其采用构建论的研究方法分析了美国州政府对州立大学拨款的会计方法。在另一篇文章中其用构建论的方法研究通用汽车公司、美国政府国防部和一所医疗事业单位的不同会计管理系统,分别发现道德结构所发挥的合法性作用、权力结构所发挥的统治作用、意义结构所发挥的理解作用(陈孟贤,2007)。 (二)多元整合的复杂性范式是会计方法的趋势后现代方法无一例外地正在或势必将对会计研究范式转向产生深远的影响,同时会计学研究范式也应积极回应这种转向的需要,实现研究范式的后现代转向。 (1)会计研究构建论转向。会计研究的构建论转向意味着消除定性化思维模式。会计是一个复杂、开放的社会系统,作为社会的一个子系统,它和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宗教等方面具有密切的联系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会计系统是开放和无法控制的系统,不仅系统内部表现复杂性,而且系统外部也表现出复杂的关系,任何—个因素的变化,甚至—个偶然的事件都可能对会计造成影响。会计的发展和会计活动的效果,取决于许多因素以及这些因素的复杂关系,因而是难以精确地用线性的普遍的规律来把握的,它要求不能使用定性化思维范式来进行会计研究。会计学研究的构建论转向还意味着会计学学研究方法论上的多元。会计研究中长期存在的二元对立,用一种简单的范式去否定另一种范式,其实都是对会计局部和孤立的研究。历史上形成的实证主义范式、理解范式等都有其合理性,但都是对会计进行局部、抽离式的研究。对某一方面的探讨可能适合某种范式,但决不能以偏概全,以某种具体的范式代替整个会计研究的范式。会计研究范式,不仅是后现代的多元,而且还强调整合。这种范式虽然把理论与实践、事实与价值、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理性与非理性等看作是不同的方面,但不是对立、静止和不变的,而是多元平等和联系的,是同一整体事物的不同方面。汤姆金斯和格罗斯夫认为,自然科学方法自有其位置,但它不应被放在享有特权的地方,其他的方法也许更适合某种类型的研究,包括会计研究的许多类型。这类研究应建议使用实地研究方法,在其自然背景中去研究会计,在更广阔的组织与社会环境中讨论会计的作用。研究人员应发展整体观理论,在更广阔的社会系统环境中来解释日常的会计实务。与上述基于抽象性,简化法与统计方法的不同,自然主义是建立在实在主义、整体主义和反洗方法的基础上(鲍勃·瑞安等,2004)。会计学研究的构建论转向还意味着尊重差异,破解定式的牢笼。既然每一个解读都是对世界的局部叙述,只相关于它自己的支持者,那么人们以参加者观点体验和解读世界就有其个人真理性,不必需求与某个预设的定式化真理相符合或依附。法学研究、法学争鸣也概奠例外——多向度多视角,反对严肃的说教,这就要求每个参加者多一份宽容和综合,少一份计较与固执,尊重解构性差异,促进学术繁荣。这个问题对我国目前的会计学研究具有尤为重要的意义(杜宴林、张文显,2001),对于21世纪的中国会计学来说,必须打破这种认同性牢笼尊重差异,学会与差异共存,这才是会计学研究范式转向的方向与灵魂(温章林,2009)。 (2)会计学研究系谱学转向。福柯等后现代主义还为人们提供了另一新的系谱学方法,即试图从一种微观角度重新审视社会领域,以便使发现推论的非连续性与分散性,从而拆解历史连续性的巨大锁链及其目的论的终极归宿。并历史地看待那些被视作不变的普遍东西。这样一种后现代系谱学范式对会计学研究的影响也是革命性的,它拓展了会计学学研究领域和空间,对会计进行研究必须抛弃简单化的原则。会计是一个整体,不应该孤立地研究从整体中分离出特殊的一部分,而要尽可能地考虑其他内外因素的影响。考虑它们的复杂关系,而不是单一的因果关系,这些关系因具体情况可能不同,而不一定表现为必然的规律。所以,复杂性原则要求在思维时永远不要使概念封闭起来,要粉碎封闭的疆界在被分割的东西之间重建联系,努力掌握其多方面性考虑到特殊性,不要忘记整合作用的总体要求放弃一种直线式的问题解释方式,放弃寻求万能会计模式和会计规律的企图,而寻求联系中的独特性和统一性中的多样性。另外,寻绎这种系谱学转向还可看到,这种会计学研究范式内蕴着一种范式转向:人文范式的升起。即这样的范式转换主要内容应该是在人文世界里追问会计研究的价值并进行澄明,还会计学研究的人文范式。它实质上是一种社会交往实践基础之上的研究范式,将本来属于会计学研究的人文范式重新还给了会计学研究,因而这也应该是会计学研究范式转向的基本思路。 四、结论 学科的分立和繁荣为社会科学赢得了新的地位与威望,但同时也使社会科学发展陷入了新的困境。任何试图从简单模式出发来理解和解决复杂社会问题的做法注定要受到挫折(谢惠媛,2007)。复杂性所要求的会计研究范式,不仅是后现代的多元,而且还强调整合。为不同性质的研究问题寻找相配合的研究方法,就是问题的关键。实证会计研究在理论上和方法上都要求具体精细,实证会计研究的优势在于描述现象、解释现象,但这一切都不能够回答“应该有什么现象”这规范性问题。而人文诠释研究方法的优势则比较能对应规范性的问题,任何忽视文化背景和人的特殊性或极端“投入的理解”的方法,以及从根本上排斥自然科学的方法都不正确。所以,综合各种研究方法取长补短,便能避免陷入极端。对方法论进行反思的目的并非要建立一座宏伟大厦供人景仰,而是使人们在反思之中对研究方法有足够的警觉,避免为方法而方法的倾向。如陈向明(2000)所说,在对方法进行探讨时应该注意保持一种平衡:一方面,给予研究方法以必要的注意,不能只埋头拉车而不抬头看路;另一方面,要防止方法至上主义,不要认为方法对头,研究的结果就必然正确。会计作为一项社会技术主要是以规则、制度的形式表现出来。就实证研究两大核心议题而言更是源于会计信息经济后果的考虑。在会计领域中事实判断也首先需要进行价值判断。说到底,会计研究方法立根于人文理论作为哲学基础(陈孟贤,2007)。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后,西方社会科学界出现大地震,实证主义、功能主义、工业社会理论不再被信奉,西方社会科学界百花齐放寻求新观点,直至九十年代各种人文诠释理论涌现。但在这段时间里会计研究并没有同步革新,基于正统共识的实证会计研究反而成为主流,这二十年间成为了实证会计研究的黄金时期。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同一时间它的社会理论基础“正统共识”正在瓦解。到了九十年代西方会计研究界寻求实证会计研究以外的新观点渐成气候。现在中国会计理论界崇尚实证会计研究,也需要前瞻性地估计将来的形势,掌握西方学者现在已经探索的其它研究方法吸收各种方法的精粹,推进我国会计研究的理论和方法进一步发展(陈孟贤,2007)。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经济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会计研究范式的转向 由现代性到后现代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